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旅游资讯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2019-03-19 07:45:29 来源: 军旅警营 作者: 军旅警营
摘要:【原创】作者:小娃 军旅警营 关注军旅警营公众号, 阅读更多军旅美文旅顺口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是辽宁大连的一个市辖区东临黄海、西濒渤海南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北依大连海岸

【原创】作者:小娃 军旅警营

关注军旅警营公众号,

阅读更多军旅美文

旅顺口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

是辽宁大连的一个市辖区

东临黄海、西濒渤海

南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北依大连

海岸线长169.7公里

境内有举世闻名的天然不冻港

史称“登津之咽喉,南卫之门户”

因此被帝国列强觊觎

历代兵家必争


1894年-1895年的

中日甲午战争中

旅顺被日军攻占并血洗全城

1898年沙俄以干涉还辽有功

强行租借土地港口25年

1904年日军偷袭旅顺口

日俄战争爆发,沙俄战败

日军夺取旅顺口殖民长达40年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根据雅尔塔协定,旅顺港由苏联占用

直到1954年,苏军全部撤退

我军正式接管旅大地区陆海空三军防务

旅顺才真正重回中国人民手中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当地人通常把旅顺分为“老市街”和“新市街”两部分,“老市街”建设于晚清李鸿章时期,之后开发的龙河以西那一大片“新市街”就是现在风糜自媒体的“太阳沟”。

历史上“太阳沟”的范围是不断变化的,早期指新市街西部山区内沙俄军队的港口阵地;日本殖民统治期间,指龙河西岸、旅顺博物馆及关东军司令部旧址所在区域;上世纪90年代起,又圈入了白玉山。仅从这一点看,太阳沟不但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说到旅顺不能不说李鸿章。1881年至1894年,李鸿章曾8次视察旅顺口,他在这里设置海军公所和学堂,组建了包括铁甲舰、快船、运输船、鱼雷艇等共25艘舰船的北洋水师。又用9年时间在黄金山下打造了北洋海军停泊维修军舰的“东方第一大坞”,工程包括修船厂9座,大库5座,铁路轨线2700米,起重机架5座。船坞建成60多年里,先后为清、俄、日、苏和中国战舰服务过,现仍为我军工厂。

北洋海军还在南部海岸线上修筑了11座岸防炮台,在北部山岭上修筑了17座炮台(加上后来日俄战争时老毛子小鬼子的,炮台已经成了旅顺的另类土特产)。随着船坞和岸、陆炮台的建成,李鸿章将旅顺口打造成了一个完备的海军基地和举世注目的战略要塞。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做为港口的配套设施,旅顺口当年修建了老虎尾和老铁山两座灯塔。

老虎尾半岛位于旅顺港西侧,原为清军炮台集中区域。老虎尾灯塔建于1888年,是大连地区海域第一座近代助航设施,塔内装有电气设备,灯高32米,射程20海里。

老铁山灯塔坐落在老铁山角上,海拔86.7米,灯塔下方是黄渤海分界线。灯塔由英国人承建,内部构件由法国人设计制造。巨大的灯罩用手工打磨的水晶制造而成,用煤油作光源,转动部分则靠机械传动。1893年灯塔建成时,被誉为“世界十大灯塔”之一。

灯塔和舰船,当年都属于舶来品,有了它们,古老的旅顺港才真正进入近代史。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1884年,旅顺开通了东北地区第一条电话线和中国第一条国际电话线。1888年,又有了中国最早的自来水工程。在李鸿章前后十几年的经营下,旅顺口已是一座北洋重镇。而此时的大连,还是一个名叫青泥洼的小渔村,难怪很多老人都说“先有旅顺,后有大连”。

可惜战争说来就来,甲午战争后几十年,旅顺成了帝国列强的囊中之物。

1898年,沙俄驻旅顺口第一任军政长官、陆军少将苏鲍季奇,想把李鸿章时代留下的老市街拆掉,在此基础上建设欧式的新市街。这一设想被新上任的“关东州厅”长官阿列克谢耶夫否决。新长官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私生子、亚历山大三世的兄弟,他跟皇兄要了1200万卢布巨款作为建市资金,第一个启动项目,就是在太阳沟一带建设新市街。太阳沟当时只有几户渔家,背山面海,是一片未开垦过的平地。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和许多欧洲人惯用的城市设计一样,新市街的建设也是以广场为中心开始的,就是现在旅顺博物馆门前的广场。在此后的两三年里,围绕着广场,陆续矗立起了财政部、军政部、俄军司令部、邮政电信局、地方法院、俄清银行、将校军官会馆等一系列公共建筑。短短几年工夫,一座容纳四五万俄军及辅助人员的欧洲风格小城,在荒地上建立起来。

日俄战争结束后,取得胜利的日本侵略者不但攫取了沙俄在旅顺的全部利益,还继承了他们的城市建设理念,继续在太阳沟建设新市街,并把关东厅的主要行政机关都放在这里。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友谊路59号,沙俄建于1900年,初为市营旅馆(相当于国宾馆),日俄战争期间为俄军兵舍,1906年至1936年,先后成为关东总督府、关东都督府、关东厅、关东州厅的办公场所。还曾经是日本人办的一座学校,是苏军的“军官之家”,是我军滑雪队的训练基地。

拼图为沙俄侵占时期的关东州民政厅和财政厅,位于东明街36号,建于1900年。

1898年沙俄强租旅顺、大连,并在旅顺、大连成立“关东州”,实行军政合一的殖民统治。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侵略势力接替沙俄对这一地区实行殖民统治,继续沿用了“关东州”的叫法,直至1945年战败投降。“关东州厅”是关东州最高行政机关。“关东”意为位于山海关以东,与日本关东地方无关。“州” 为沙俄的省级建制。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万乐街10号,主楼1903年建成。初为沙俄炮兵司令部,1906年为关东都督府陆军部,1919年4月起为关东军司令部,至1931年9月18号,先后有9任关东军司令官在此策划、实施了“济南惨案”、“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以及建立满洲国傀儡政权等一系列侵华事件和阴谋。

当年日本在旅顺的关东军司令部和关东厅,以及总部设在大连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形成了军事占领、政治统治、经济掠夺三足鼎立的局面。

去过太阳沟的人可能都会对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旧址、旅顺博物馆的周边鹅卵石路面印象深刻。因为,在鹅卵石上行走响声很大且举步维艰。据说这是为了防盗防暗杀,是安重根在哈尔滨刺杀了伊藤博文后,日本殖民统治当局采取的防备设施。

胜利塔广场的鹅卵石是怎么回事?据老旅顺人介绍,在日本殖民统治期间,当局在太阳沟修建关东神宫,要求学生“勤劳奉仕”,每人到黄金山海滩拣一小口袋大小均匀的鹅卵石送到关东神宫。旅顺光复后,关东神宫成为电业仓库。1955年建设胜利塔时,便把神宫前的鹅卵石拉到这里来铺地面了。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旧址,建于1900年。沙俄侵占时期为关东州民政厅,1905年日本人占领。1945年为苏军防疫队使用。

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和旅顺关东军司令部是职能完全不同的两个军事机构。宪兵队的主要任务是建立秘密情报组织和情报据点,向重要厂矿企业和复杂场所派遣特务,广泛搜集各阶层的思想动态,侦察与镇压中国人的抗日活动,担负日军仓库、后勤补给工厂的防卫,监督军需生产等职责。隶属东京宪兵司令部。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万乐街33号,俄清银行旧址,建于1902年。它是沙俄在大连开办的第一座银行,也是沙俄统治时期旅顺唯一的官办银行,是沙俄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桥头堡。1915年,日本关东都督府在该楼内设物产陈列所,展放盗取我国的图书及多种文物。1929年改为千岁俱乐部,增设放映室,成为侵华日军寻欢作乐的场所。

二战后,这里是苏军办公室。1955年我军接防后曾作驻军幼儿园。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位于长江路光辉街路口的朝鲜银行旅顺支行旧址,建于1917年日占时期。

所谓日本的“朝鲜银行”,其实是日本帝国主义在1909年在汉城建立的韩国银行,1910年韩国被日本非法吞并,“韩国”这一称号被禁止使用。朝鲜银行实质上是日本对朝鲜半岛进行殖民统治的中央银行,也是借用殖民地名称的日本官方银行。

朝鲜银行早期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朝鲜半岛,后在我国开设了26处分行,成了二战时日本在我东北的“中央银行”。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火车站是旅顺口最经典建筑,它在新市街与老市街之间的龙河边上,始建于1898年沙俄时期,当时为了军事需要,钢轨一直铺设到军港码头,火车站就设在码头附近(现车站警务室)。1904年日俄战争后建造现有站舍。旅顺站是原中俄联合修建的东清铁路(中东铁路)南线终点站。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站1903年7月投入运营,日俄战争期间铁路曾运输中断。1907年由窄轨改为标准轨。1945年,苏联红军接管旅顺站,由中苏双方共同运营。直到1952年12月,中国政府正式接管车站。2014年4月,旅顺站不再运营,仅保留售票业务。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1/2:列宁街24号,沙俄时期的大商店,三家连片,分别为俄,德,美籍商人经营(据有关资料统计,1901年来旅顺的美国人已达373人)。日占时为师范学校。

3:列宁街24号 ,俄商尼克巴基塞旅馆,建于1901年,是俄国统治旅顺时期开设最早的私营大型旅馆之一。日占时为旅顺中学学生宿舍。

上述建筑1945年为苏军远东陆军总医院,现为我军215医院。

4:斯大林路58号,沙俄时期德国人开办的百货商场,二楼为商会会所。后为日本当局创办的关东都督府中学(旅顺中学)。

5:光荣街,日俄邮电局。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黄河路107号,原沙俄官办综合性医院,即“红十字医院”,日俄战争爆发后,这里既收治俄军伤病员,也收治日军伤病员。1905年,被日本接管,先后为“旅顺赤十字病院”、“关东都督府旅顺医院”、“关东厅旅顺医院”。1945年为苏联红军航空师师部,现为我海军机关。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长江路77号,建于1898年。初为沙俄在旅大创办的第一所初等教育学校“普希金小学”,学校直属俄国教育部。学校本部只招收俄国人,分部面向中国人。

日本殖民期间,日本人按原风格对建筑进行了改扩建,用于日本旅顺民政署和旅顺警察署。院内设牢房,1926年大连中华增知学校校长林升亭(国共合作时期的国民党大连市党部书记)曾在此关押。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革新街25号,始建于1899年,初为沙俄狙击联队下士集会所,日占时期日本人在此开办了“旅顺第二寻常小学”,1945年为苏联一号学校,1955年改为我驻军“八一小学”,现在是大连市第五十六中学。

注:日占时期的初等教育分为两大类:寻常小学以招收日本学生为主,国民学校面向普通学生。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植物园位于太阳沟,南面是旅顺体育场,北靠旅顺动物园和旅顺博物馆。始建于1902年沙俄统治时期,是大连地区建设最早的一座园林,全园占地四万平方米。园内栽种贵重树林160多株。其中有一株两球悬铃木(法桐)已有百年树龄,是目前东北地区最大的一株。东北角假山上风格独特的八角形静观亭是当年建筑。

日本统治时期称后乐园。1945年日本投降后,更名解放公园,由苏军经营。1955年苏军撤离时交我军管理。1983年经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决定移交给地方政府,定名为旅顺植物园。

旅顺动物园坐落在太阳沟,始建于1929年日本统治时期,当时隶属于旅顺博物馆,占地面积五万多平方米,是我国最早的园林之一。1951年驻旅顺苏军指挥部将动物园和博物馆一起交给旅大市政府。现在动物早已撤出市中心,仅保留了日本统治时期制造的,高25米,宽18米,当时被称为亚洲第一的大铁笼,这是各种鸟的世界。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太阳沟体育场始建于1926年,位于友谊路,占地6万7千平方米。最初设有足球、棒球、网球 、游泳池、田径跑道等场地和容纳万余人的看台,是日本殖民当局为其自己建立的,当时不允许中国人使用。体育场建成后,日本人经常举办大型活动,其中包括从203高地到体育场的战地马拉松赛跑。

苏军接管后举行比赛活动多以足球为主。1955年苏军撤离后,由我军接管。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太阳沟露天电影场上世纪三十年代由日本殖民当局建设。随时代发展曾长期闲置。近几年起死回生,夏季时定期为市民免费放映老胶片电影,成了旅顺人的集体怀旧场所。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满蒙物产陈列馆,旧址位于太阳沟列宁街与解放路交汇处。建于1915年日占时期,后改称“关东都督府博物馆考古分馆”,“关东厅图书馆”,“旅顺图书馆”等,主要收藏满蒙关系、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有关资料。至1945年,藏书为5万余册。

苏军接管后在该楼开办商店。1955年后为我军210、215医院。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博物馆坐落在太阳沟中心列宁街42号,由旅顺满蒙物产馆旧址和近年建设的新馆两座建筑组成,1917年正式开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

旅顺博物馆原为关东厅博物馆,是1905年日本侵占大连后,于1916年在沙俄未建成的军官俱乐部基础上改造建成的。所以,建筑既有近代欧式风格,又有东方艺术装饰特色。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许多百年老建筑用途多次变更,与之不同的是,旅顺博物馆从建成一直以博物馆身份存在。其建筑结构、展厅设置、陈列设施、以及展览设计等各方面,都是当时世界上最具博物馆形式的。所以除了所展示的文物之外,旅顺博物馆本身也极具看点。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博物馆室外陈列的甲午战争时的清代火炮,日俄战争中被日军击沉的沙俄军舰的铁锚,日占时修建的旅顺港海岸桥(时称东洋桥)桥头桥墩。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那些随着舰队来到旅顺口的将军们一上岸,就开始为自己修建富丽堂皇的官邸,于是,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官邸和军政机关、公共建筑一起出现在新市街上。

第三图为俄国陆防司令、第7师师长康特拉琴科的官邸,位于宁波街。1904年12月15日,康特拉琴科视察东鸡冠山堡垒时被日军重炮炸死。日俄战争结束至1931年“九一八”以前,这里成了关东军司令官官邸。策划“九一八”事变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就住在这里。1935年1月21日,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第二次到旅顺,也曾在这里住过几天。

1945年成为苏军第39集团军司令部将军宿舍。1955年由我军接管。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日本占领旅顺后,大批日本军官,侨民和商人从他们本土的弹丸之地涌入旅顺,一时竟达14000多人。殖民统治当局为侵华日军军官修建了成片的连体住宅,现在尚存斯大林路12 栋,五四街6 栋,驻军减少后为学校教师居住。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新华大街9号,肃亲王府旧址。建筑原是俄国人的别墅,日俄战争后归日本人所有。1912年2月,清王朝覆灭后肃亲王由北京逃亡到旅顺。日本军方将这栋楼房辟为肃亲王府。

在这里,肃亲王和日本人策划成立“蒙满王国”,积极进行复辟活动。1941年,肃亲王为进一步取得日本军国主义的支持信任,帮助他实现复辟清室的梦想,将自己的第十四女金璧辉过继给曾担任过乃木希典翻译官的川岛浪速作义女并改名为川岛芳子,成为臭名昭著的日本间谍。

1922年,肃亲王善耆病亡。王府院内曾立碑记载他的生平和为复辟清室的“功绩”,断碑现存旅顺监狱陈列馆。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文化街30号,旅顺大和旅馆旧址,建于1903年。原是俄籍华人纪凤台的住宅,楼上居住,楼下开设商店。1906年,日本人将该楼改建为“大和旅馆”,归日本“满铁”直营。1927年,日本间谍金碧辉(川岛芳子)与蒙古王子甘布尔扎布在此举行婚礼。1931年11月20日,日本将废帝溥仪从天津转到旅顺,软禁在此,最终与日本人达成了建立伪满洲国协议。

1945年这座建筑被苏军接管用作警备执勤机关。1955年移交我军后改建为驻军招待所。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太阳沟文化街28号,美商徳泰号店员宿舍旧址,与大和旅馆相邻,建于1901年。

楼内镶有“绣楼”标志,名字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但故名思义是女人居住的地方。传说大军阀张作霖的妹妹、日本间谍川岛芳子、末代皇后婉容都曾在此小住。因建筑尚未列入保护名单,传说有待考证。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日本关东法院位于黄河路北一巷33号,该建筑两侧由沙俄始建于1902年,初为俄军工兵营营部。1906年,日本设计师前田松韵利用俄军兵营的中间空地巧妙设计,插建成这座具有希腊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欧式建筑。旅顺解放后,建筑先后用于政府办公和医院。

旅顺日本关东法院是日本殖民当局在中国设立年代最早、级别最高、时间最长(40年)的司法机构。该法院为关东高等法院和地方法院,相当于省法院和市法院在此楼合署办公。楼顶的天秤装饰物,喻意法律的“公平”、“公正”、“公开”。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犯人在押解中要戴上头笼,犯人和旁听人要分别从矮小的门洞两边低头走上楼梯才能进入法庭,设计显示着法律的威摄力。

这里当年审判的不仅有中国人,还有一些反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朝鲜人、日本人、俄罗斯人、埃及人、土耳其人等。在这里判决的著名案例,包括1910年2月判处安重根(朝鲜近代史上著名的独立运动家,暗杀日本政治家伊藤博文的刺客)绞刑;1942年3月抗日防火团的审判等。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旅顺日俄监狱位于向阳街139号,这是一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监狱。它是世界上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第三国连续修建、连续使用的一座监狱。

监狱内最多时可关押2000多人,被关押者中不仅有中国人,还有反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日本、朝鲜、俄国等其他国家的人士,朝鲜民族著名的爱国义士安重根就是在这里惨遭囚禁和杀害的。因此,旅顺监狱也具有强烈的国际性特点。

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驻旅顺,监狱解体。1971年,监狱旧址经过修复后,作为陈列馆向社会开放。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监狱1902年由俄国始建。1904年2月8日,日俄战争爆发,监狱的修建工程被迫停止,俄国人只修建了监狱前办公楼和85间呈东、中、西放射状的牢房。在战争期间,这里被用作俄军的野战医院和马队兵营。

1905年1月2日,日俄战争旅大地区的战事结束,日本占领监狱。于1907年开始用红砖进行扩建,牢房数量迅速增加,加上日本1916年所建的18间医务系病牢和4间地下暗牢,共有牢房275间。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每层牢房都是并列两排,走廊地面中间安装着铁箅子,除供看守监视外,还有助透光和上下空气流通。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监狱设有三个检身室,被关押者在去工场服役时,来回必须经过这里,脱光衣服高举双手喊着自己的编号跨过木杠,被搜查后再去服役或回牢房。三面牢房的连接处设有高高的看守台,看守可同时监视左中右三面牢房。

监狱中牢房、暗牢以及探监室的门都很矮小,出入必须低头或弯腰。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监狱有摆着佛龛的教诲室,有刑讯室,还有绞刑室。犯人被处以绞刑后,尸体从绞架上掉落在地下室的木桶中,检验后即从刑房对面的小院门抬出监外。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监狱围墙内有15座工厂,监狱围墙外,还有强迫被关押者服苦役的窑场、林场、果园、菜地等。总占地面积22.6万平方米。为防止犯人脱逃,监狱给重点人员的脚镣拴上11公斤重的铁球,干活睡觉都不能摘掉。

尽管如此,1944年仍有在被服厂干活的在押人员用剪刀刺死看守,冲出了高墙。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1905年,发动了日俄战争的日本人,将旅顺口从俄国人手中抢去时的新市街已初具规模,有一些半拉子工程,日本人基本上按照原来方案继续进行建设,同时也加进了一些日式元素。在日本人长达40年的殖民统治时期,太阳沟的新市街功能,经扩建、改造,逐步完善。

为宣扬自己的胜利,日本人在旅顺口修了一些纪念碑、塔。如白玉山主峰的“表忠塔”,二三高地的弹形纪念碑等等,既是战争的残骸,也是历史留给旅顺口的特殊纪念。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斯大林路上已经荒废的苏联红军俱乐部礼堂,门楣上标注着“1945”,应该是苏军进驻旅顺后的建的。苏军撤退后,这里是当地驻军的“八一俱乐部”,老电影、交际舞、军民联欢---那种满满的幸福一定还沉浸在经历过的人们心中。

大连旅顺口——太阳沟往事

1937年前后,大连经过30多年建设,全面超越旅顺,成为关东州境内的中心城市,日本殖民统治当局将关东州厅等机关迁往大连,旅顺则完全成为军事基地,市区建设基本停滞。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根据雅尔塔协定,旅顺港由苏联占用,太阳沟仍然是军事重地。1955年,苏联将旅顺还给中国,中国人民解放军接收了旅顺防务。因为太阳沟的建筑多为部队营房,得以保存,形成了如今的露天博物馆。

(照片拍于2018年国庆期间)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